记梦

今天早晨做了一个梦:我与狄仁杰的侍卫长李元芳持枪对战,用的是比较古老的那种手枪,就是清朝末期洋人用的那种手枪,好像是装火药的,而且还是带击锤的那种。我在枪战的前半部分情节中利用屋门的掩护击中了李元芳的腹部,本来我和他不可能是死敌,因为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梦中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正派角色,在梦中我还觉得应该找个机会跟李元芳说清楚,但是枪战激烈,找不到机会。而且击中他腹部的时候感觉他好像变成了安禄山,但是形象很模糊,只感觉他很胖,好像打扮的很花哨,有点像少数民族头领,估计是因为我没见过安禄山,所以形象才模糊,又因肚子大,所以没死。这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只在击中他的一瞬间才有,后来就过渡到了枪战的后...

用共产主义的方法组建并运作公司

这篇文档主要讨论的是用共产主义的方法组建并运作公司的问题。那么,什么是用共产主义的方法组建并运作公司呢?简而言之,就是为了实现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仅仅是提出这个口号,可能还有人听不懂,在这里我要做出承诺:公司永远不上市,永远不融资,也不寻找外来投资,公司的所有资产都属于公司的所有正式员工共同拥有。做出这个承诺的同时还要说明一点:每个人都有私心,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私心也分很多种,我们只允许有共产主义私心的人加入。如何实现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首先,公司本身要做的事情必须可行,本身不可行的话,实现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的想法也就成了天方夜谭。其次,公司必须有充足的启动资金。2012年刚想到这件事的...

论共产主义的精神

最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是免费的,从大自然为这个世界设计的这个规则就可以看出,共产主义才是大势所趋。阳光和空气都是免费的,水和食物也应该平均分配。至于其他不是生存必需品的物资,如果你抱着感恩的心,认为消费它们太奢侈了,多少还能获取一些。

梦与现实

昨晚做梦梦见两个碗有裂缝,今天早晨真的打碎了一个碗。更稀奇的是昨晚梦见了蜡烛,一大把蜡烛,还是周围缠满蜡油的,已经燃烧过才会是这样,但是蜡芯并没有点燃过,今天上午停了一会儿电,过一会儿又来了,又过一会儿又停了,直到晚上我去北京之前都没有来。如此巧合不得不让我考虑梦与现实之间的关系,还有一件事情与现实没有对应,我在梦见蜡烛之后又梦见了我参观了陈列新中国第一任领导人的座驾的博物 馆,那是吉斯牌轿车,看起来好像是模型,因为后面的空间很小,好像只能坐下一个人,我在梦中想象到新中国第一任领导人宽大的肩膀,他坐进去肯定就将这后面小小的空间挤满了。这到底表示什么意义呢?对了,我梦见蜡烛的时候是在一个破...

我的挫折

领略到我伟人风采的,从古至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幼儿园的老师,她和蔼可亲。一个是我幼儿园的同学,她美丽大方、楚楚动人。那天,我的其他同学陆续都走了,连告别会也没开。我和她们俩坐在伙房里聊天,她们俩坐在椅子上,我坐在伙房角落的一张床上。我们谈到未来时,我说:“没有人比得上我”尽管我知道有些事情别人比自己勇敢,我还是接着说“我什么都敢”,并把我的左手放到离我心脏很近的地方,一点一点坚定的向墙壁的方向移动,好像要与困难决战到底。此时,外面的院子里突然响起了阵阵铿锵激昂的音乐,我明明知道这不是由我的意志引起的,还是不动声色的继续移动左手,直到左手的手背坚定的贴到墙壁上,此时外面的音乐达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