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千年

新千年

新千年

周凯迪

2002-?(更新中)


心事•小道
每当我漫步小道,看到世间纷纷扰扰,在心头,开放了仅无以锁的牢;
每当我漫步小道,走到尽头源遥,回首翘,总以之畏惧恐眺;
每当我漫步小道,问真情何所答报,蓝宇下,总执以无限漂渺;
还有一切恩怨的迟早,诗情的环绕,夜寂可以找到。
总之,那欲的逍遥……

一天的繁忙
早晨起来,打开小窗,
心中的期待超越了时空,
外景的呈现使我沉浸、彷徨,
我经常暗思寄语,
飞向那遥远的北方。
拿出饭盒,来日方长。

我热爱我的事业,
就像热爱我的生命一样。

孤雁
那一声长鸣,在空中飞溅,
它滑翔的翅膀擦着渊远的天边。
那一声长鸣,在空中飞溅,
它轻柔的歌声带出长长的思念。
它扇动的翅膀在无力的远航,
执着的信念传承在温暖的国度。
孤雁,你飞翔吧!
只有你才堪称独立的生命,
才有新生的渴望。

奇迹
你不相信我创造奇迹,
但永久也不要问这般无聊,
我为你呈现离愁、无别苦,
请你回忆那冬天朴素的棉袄。

天晓得风吹纸带着笔落如雨水中,
不曾为你——让你重新振起,
门缝里微光闪亮着希望,
还曾记得你为我哭泣。

我爱为我实现一点点的目标,
悲伤的眼神为我祈祷,
润泽小雨,雪花飘飘,
愿为这老人时常围绕。

你在何方
亲爱的老师,你在何方?
常常发现你在讲台上沐浴阳光,
微微可能从这儿离去,
希望你在这室内为我们歌唱。

亲爱的老师,你在何方?
也许不在这儿太多理想,
真的迷恋和你在校园的时光,
那时我的心儿飘渺、迷茫。

亲爱的老师,你在何方?
记忆中你的课本总有印象,
世上伟人战略的思想,
还有那文学家久违的目光。

亲爱的老师,你在何方?
不想我与你太多的界限,
于是老师谦和、温柔,
那日,她为我导航……

别以我为贵
我的心也碎,
常常在现实中无法伴随,
我的梦也醉,
希望一直包在枕内。

夜里,
明烛送我以我所爱戴的悔,
例外的话语太多太乱,
稳稳的情绪难以返回,
传神的期待凝成日益凄零。

白天,
忘却了又记起。
等待着诘问自己是否太踌躇。

生力是那么伟岸,又是那么甜美。
珍爱的是明明白白的日子,
品味的是坎坎坷坷的岁月。

对手•伙伴
昔日朝夕相处的伙伴,
今日又是我的对手,
我不知如何称呼你,
我们永远都有那时的惆怅。

未与你再次渴慕,
追求远近各异的目标,
能耐不仅是现在,
可广阔圆我们的秋日。

云雾
今日过多的感慨,
源自飘漾在天际的云,
因为云的绵延、纯洁和无尽。

昨日过多的忧伤,
是那雾气围拢造成的,
阳光使得雾气解散。

飞车在一条线上向北方飞驰,
仰看一片苍白,俯视两边金黄,
原意是秋的神韵与悲伤。

我动了吗?我没动,
因为我人在车上,
准备到达冬的边界线。

青岛
我对你确是怀着儆养之情的,
我对你的儆养,
是在城市,
而不是这里,
一片狼藉的声音的海洋,
一个眼睛不用害怕触及的光芒。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苦,
而你,
不懂我的痛苦。

反正
我应该推动我的超级意志努力为我工作,
我不明白对谁好、热爱谁和对谁孬、憎恨谁的区别,
我讲:“侬不是永远。”

地球不断翻转,
不断把我端在光亮前,
偶尔也把我盖在黑暗之下,
我讲:“侬不是真理。”

醒来
人为什么睡觉?
睡觉时为什么做梦?
做过的梦为什么会被淡忘?

我在科幻世界里醒来,
睁开眼,我将不复存在。
我在周围全是粒子的世界里,找不到运动,
吃不消软东西,也许是我的版本太低。

虫子
物质的诞生是一个虫子的死亡过程,
物质为什么诞生?
虫子为什么死亡?
我忍不住记述下来,
尽管我不知道这虫子姓甚名谁。

在这小小的虫子内部,
我看到了时光的推衍。

浪费
这永远流不尽的是血,不是水。
倘若为了想明白我的作为,我永远想不明白,
也就是说我永远都不会如愿了吗?

我朝着好的方向做了,
但命运使我的方向出了偏差。
更多条水的命运都与我相同。
这永远流不尽的是血,不是水。
请命运尊重我及我们吧!

回忆
难忘的塞舌尔终于在我的眼角中湮没,
我坐在中国一间满是人的大房子里。
那是在去年,
屋内到处扔什物。
今年的同学没有那么猖狂,
很久以前,
清新的塞舌尔,
我站在海边看日月。

新天地
我在16岁的餐桌上吃入一片阴霾,
17岁的我进入一所迷你高中,
去高中的路上我带着一本书 ,
只有我知道书内藏有虫洞 。

将要结束的生活突然开始,
寓意死亡的未来愈来愈不能表现为现实问题。

注释:那本书是《果壳中的宇宙》。这里的“虫洞”不是指书中提到的“虫洞”,而是指书中的虫洞:由于装订原因导致书中某一页接近装订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洞,看起来就像是虫蛀的。

  

监狱
倾听心灵的噪音,
9月6日的苏醒,
楼上飞下的音乐,
使我变得狰狞。
苏醒的苍蝇来了,
来吃我狰狞的头部,
超脱的蜜蜂在小花园,
我只看见一只。

光环
我的灵魂轻抚过太阳,
他巨大的圆弧泛着橘红色的光彩。
我摸着他为了生存而似有似无的边缘,
捶打他赤裸的内心。
我感受到他心跳的跃动,
随着我的手传回了地球表面。

一张被破碎遗弃之字片,
被记忆偶然抛上来的绿烟,
像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可燃烧物质。
围绕在我思维的弦上,
叩问着我的内心。

金水河
河流不过是这个样子的——
它从一群房屋里流出,
绕成迷宫,
迷宫里依稀看到岸边,
岸上长着植物,
植物上长着人,
而且,
河流真的是这个样子。

群山环绕
全世界其实是处在群山环绕之下,

山的那边是山,
翻越群山,
将会抵达比海更大的大湖,

湖的那边是湖,
游过大湖,
将会抵达未知世界的群山,

未知世界的群山上有林,
林里,
有一种鸟的叫声,
它们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

古代的月亮
月朦胧,
朦胧的像一盏灯笼,
黄纸糊的方形灯笼,

悬挂在窗户最上方的边缘,
上面有几道横纹。

疗伤
期待着伤心时刻的来临,
那个时刻远没有到来。

那是多么美妙的时刻,
人的思虑满足不了内心的渴求,
而伤感超越了糟糕的事实。

安全问题
你希望生活在哪个朝代?
昨天就有可能死去,
今天还活着。
因此,安全问题已得到圆满的解决。

超脱
纵使有天神,
他也不会为了惩罚一个人而使那个人难过,
从来都没有那样的事。

不计得失
不要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什么,
如果你仔细体会这句话,
会发现这句话中包含:
不要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什么。

所以,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
都要记住这句话。
在自己的心理稍有起伏的时候,
默念这句话。

战争的定义
——读《东进:苏德战争》和《焦土:苏德战争》有感
无论你是什么,
只要你是一股力量,
总要向我发动攻击。
也无论我是什么,
只要我是一股力量,
总要击败你才好。

监控
假如有一台摄像机监视着时代的每一个角落,
很多时代过去以后,
这台摄像机记录下的是不是信史呢?
其实摄像机记录下的也只不过是表象而已。

相对于很多时代过去以后的当前时代而言,
过去以后和过去以前也没什么区别。
活着,不过如同死了,
死了,又何必如同活着?

比特矿的问题
比特矿会不会过时?
如果会过时,将在什么时候过时?
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比特矿?
答案是:大数据时代产生的碎片化信息都是比特矿。

比特矿可有可无,
可以丢失,也可以不丢失。
从本质上来说是无意义的,
所以一定会过时。

人生的意义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获取一亿种体验,
此生便不枉来世间走一遭。

体验有时是被动获取的,
比如不好的体验。
但是无论主动被动,
总之均为获取了。

论伟大
“伟大”这个词是为渺小的人类设计的,
不是为上帝设计的。
因为根本就没有真上帝。

论真理
有绝对的真理,
但是没有绝对可以掌握的真理。
这绝对的真理是虚无缥缈的,
分散在无垠的时空之中。

论友情
友情就像溜溜球,
无论线拉的多长,
永远都不会断。

神与人
只要是存在的人,
全部都是凡人。
神没有血肉,
即使有血肉也是圣洁的不会腐朽的血肉。
神没有坏心思,
神没有欲望,
神没有缺点和缺陷。
神只能是神,人只能是人。
所谓的神人,
不过是勉强算做神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