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转载,纪伯伦 > 庙门上--纪伯伦

庙门上--纪伯伦

  为了谈论爱情,我用圣火净洁了自己的双唇。我想开口说话,却发觉自己是个哑巴。

  在我懂得爱情之前,我就会唱歌;当我懂得爱情时,我口中的歌词却变成了微弱喘息,心中的歌声却化成了深沉静寂。

  过去,你们曾经问我,爱情妙在何处?我回答了你们的问话,你们个个感到心满意足。现在,我的眼上罩着爱情帷幕,我只有向你们打听爱情的特点,谁能回答我?谁又能猜透我的心思,将我的灵魂向我展示?

  一柄火炬,燃烧在我的胸中,吞噬了我的活力,熔化了我的情思。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火炬?

  寂寞之时,~只粗大的手揪住了我的灵魂,将难忍的苦涩与可口的甘甜之酒,注入我的心。谁能告诉我,这是谁的巨手?

  静夜里,数只翅膀在我的床边拍击。我沉下心来,留意探察这陌生事物,侧耳细听那新奇声音,低头沉思不明之理,深入考虑不解疑难。我叹息,叹息中包含着痛苦与烦恼;对我来说痛苦、烦恼胜过欢歌、笑语。我向一种无形的力量屈服了;这力量使我一次次死去活来。直到东方破晓,我才入睡。醒时的人影,在我那疲惫的眼睑间上下抖动;梦中的幻像,在我的石头床上左右摇摆。

  爱情究竟是什么?

  一种无形东西,隐藏在岁月背后、视野之外,安居在人们心上,那究竟是什么?请你们告诉我。

  一种绝对观念,产生这一切因与果,那到底是什么?请你们告诉我。

  一股无名力量,将生与死化成比生更奇异、比死更深刻的梦,那到底是什么?请你们告诉我。

  众人们,请你们告诉我:你们当中可有这样一种人,当爱神之手触摸他的灵魂时,他无动于衷,依旧沉睡?

  你们之中可有这样的人:当心爱的少女呼唤他时,他能不离开父母与乡亲?

  你们之中可有这种人:他不肯飘洋过海,横跨荒漠,翻山越岭,穿过峡谷,去会他的心上人?

  假若心上人在极地,她的灵魂纯美,性情温柔,声音甜润,哪位小伙子不心向神往?

  当上帝接受人的祈祷,而且有求必应时,谁不甘愿自焚化香烟,奉献在祭坛之前?

  昨天,我站在庙门前,向过往行人探问爱情的秘密。

  一位身体瘦小的中年人,从我面前走过。他无精打来,叹息道:"爱情是一种天赐,本是从原始人那里继承来的。"

  一位体魄健壮、肌肉丰满的青年人,从我面前走过。他低声吟唱道:"爱情是一种愿望。它与我们形影不离,将人们的过去、将来与我们的现在连结起来。"

  一位神情凄怆的妇女,走过我的面前。她叹了口气,说:"爱情是一种致命毒素,地狱里的黑蛇吞食了它,将它喷洒在天空,尔后附在露珠上降下;干渴的灵魂喝了这种有毒露水,醉一时,醒一年,然后永远死去。"

  一位面似桃花的少女,打我面前走过。她笑眯眯地说:"爱情是多相河之水,晨光新娘将之注入强健的灵魂里,让灵魂升腾,凝聚在夜空繁星面前,淋浴在白昼阳光之中。"

  一位身穿黑衣的长须男子,从我面前走过。他满面愁容地说:"爱情是一种愚昧,随青春到而来,伴青春逝而消。"

  一位面孔英俊、容光焕发的男子,从我面前走过。他兴高采烈地说:"爱情是一门高深学问,擦亮了我们的眼睛;神灵看到的,我们也看到了。"

  一位盲人走过我的面前。他用手杖探路,边走边痛苦流涕地说:"爱情是一团浓雾,将心灵层层围住,遮掩了大自然的如画美景,使人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岩石间晃动,听到的只是深谷传来的自己呐喊的回声。"

  一位怀抱六弦琴的小伙子,打我面前走过。他边走边哼着小调:"爱情是一束神奇的光,发自灵魂深处,照亮了人的感官,使人看到世界是行进在绿色草原上的~支队伍,使人悟出人生是白日里的梦幻。"

  一位驼背老人,拖着沉重的脚步,从我面前走过。他的双腿似乎有了毛病,颤颤抖抖地说:"爱情是坟墓里的僵死尸体、永恒世界中的静止灵魂。"

  一个五岁孩子从我面前经过。他蹦蹦跳跳,拍着手,笑着叫道:"爱情就是我爸,爱情就是我妈。天下懂得爱情的,只有我爸和我妈。"

  白日里,人们走过庙门前,个个都按自己的理解谈论爱情,人人都想揭开生命的秘密,无不畅谈自己的心愿。

  夜来临,不见行人来往,但听庙里传出话音:"生命是两个一半:一半僵死不动,一半炽烈燃烧;爱情就是那盛燃的一半。"

   我迈步走进庙门,双膝下跪,顶礼膜拜,虔诚祈祷,大声呼喊:

  "上帝啊,请把我化为火吞之食,请将我变为圣火之餐。阿门。"

上一篇: 你们有你们的思想,我有我的思想--纪伯伦

下一篇: 怀旧老歌

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

最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