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转载,纪伯伦 > 黑夜与黎明之间--纪伯伦

黑夜与黎明之间--纪伯伦

  你莫作声,我的心!宇宙听不到你的声音。

  你莫作声,我的心!哀号者听不过你的声音。

  我的心呀,你莫作声!夜下的人影不会留心你的低声细语。黑暗组成的大军不会冲击你的美梦。

  我的心呀,你莫作声!且莫说话,直到黎明。耐心等待曙光的人,定会迎来清晨;得到光明喜欢的人,必然热爱光明。

  我的心呀,你莫作声!请你侧耳聆听:

  我梦见缅鸟高职于火山之口。

  我看到百合花昂首做放在雪山之巅。

  我看见裸体仙子翩翩起舞于坟墓之间。

  我看到儿童们手拿骷髅好戏耍玩。

  我在梦中看到了这些情景;当我醒来之时,四下环顾,谁见火山爆发,不见驻乌展翅,更听不到鸟儿啼鸣。

  我看到天上飘下雪花,落满田间谷地,白色殓衣裹住了百合花那僵直的躯体。

  我看到沉寂时代面前,坟墓成行,那里既无人轻歌曼舞,也无人祈祷下跪。

  我看到骷髅难成的山丘,那里只能听到风声,听不见人的欢笑。

  我醒来所看到的全是痛苦和忧伤,梦中的欢悦究竟奔向了何方?

  睡梦里的欢乐是何时消失的?梦境中的画面为何不见踪影?灵魂怎样忍耐,何时才能盼到理想重现于梦中?

  我的心啊,请你侧耳聆听:

  昨天,我的灵魂是一株挺拔的老树,报北大地之腹,技插云天之外。

  我的灵魂之树春季开花,夏季结果;秋来之时,我将果子放在银盘里,置于道路中间,供过往行人取而食之,然后各自登程。

  秋天过去,秋歌变成痛哭与哀鸣。我再次去看银盘,发现那里只剩下一只果于,那是人们留给我的。我拿起那只果子,放在嘴里一尝,只觉味似苦瓜,酸似未成熟的葡萄。我对自己说:

  "真倒霉!我送入人们口中的是诅咒,注入人们心田的是敌意。我的灵魂啊,你的根从大地腹内汲取的甜汁贮存在何处?你的枝条从太阳光中吸收的馨香放在哪里?"

  之后,我将我的灵魂之树连根拔起。

  我将灵魂之树从它生长的土壤里连根拔起,将时光留给它的纪念品全部抛弃。

  我又把我的灵魂之树栽到另一块土地。

  我把它栽在远离时光通道的田地里。夜里,我守在树旁,自言自语道:"熬夜能使我接近星辰。"我用我的血和泪将它浇灌,并且说:"我的泪,味道鲜美;我的血,芳香四溢。"

  春回大地,我的灵魂之树又开花了。

  夏季来临,它又结了果。

  金秋到来,我将成熟的果子放在金盘中,置于路口;然而,成群结队的过往行人,谁也不曾伸手取果子。

  我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顿感味甘似蜜,可口似多福河水,醇美赛巴比伦琼浆,芬芳若茉莉花香。我放声呼喊:

  "人们不喜欢口中有坑地,也不喜欢腹内藏臼盅;因为坑地是眼泪的女儿,臼盎是鲜血的公子。"

  我独坐在我的灵魂树荫之下。我的灵魂之树在远离时光通道的田地上形影相吊。

  我的心啊,你莫作声,直至天明。

  切莫作声!天空不会吸收你呼出的废气,因为它已被腐尸熏染。

  我的心啊,请你留意细听:

  昨天,我的思想是一只船,颠簸在万顷波涛之间,随风漂泊,从一个海岸到达另一个海岸。

  我的思想之船空空如也,只装着七只杯子,林里盛满各色颜料,绚丽斑斓,酷似彩虹。

  我厌倦了海上漂泊,便说:"我将把我的空空思想之船开回自己出生的祖国的港口。"

  我在船两侧涂上落日余辉般的土黄、春慧般的嫩绿、天空似的瓦蓝和晚霞的血红浓船帆上,画上引人注目的奇异图画。涂画完毕,我的思想之船像先知的梦幻一样,开始进游在浩渺沧海与无垠长天之间。船驶人祖国的港口时,人们争相迎接,人人欢呼雀跃,个个赞不绝口,只听锣鼓齐鸣,凯歌高奏,随之将我迎进城里。

  他们之所以那样欢乐,因为我的思想之船外观华丽;其实,谁也不曾进入船里。

  也没有人问我从海外带回什么宝贵东西。

  谁也料想不到,我竟是空船而归。

  那时,我暗自说:"我骗了人们,仅用七杯颜料,便瞒过了他们的锐利目光。"

  一年过后,我乘我的思想之船再度出航。

  我航至东岛,搜集到没药、乳香、龙涎香和植香,将之——一装入船舱。

  我航至西岛,带回矿产、象牙、宝石、翡翠和美玉。

  我航至北岛,带回锦缎、刺绣和开司米。

  我航至南岛,带回铁环错甲、也门宝剑、长矛利刃和种种枪械。

  我的思想之船装满天下奇珍异宝,回到祖国的海港。我说:

  "人们必将赞扬我,我亦受之无愧;人们必将载歌载舞迎我进城,我亦功有应得,声誉永垂。"

  但是,当我抵达港口时,却没有一个人迎接我;我来到大街上,没有一个人瞧我。

  我站在广场上,向人们宣布,我带回天南地北的奇珍异宝,人们这才向我没来目光;虽然人人笑意在面,但眼睛里闪现出来的却是嘲弄神情。时隔不久,人们纷纷弃我而去,随之各奔东西。

  我心情抑郁、懊丧,无精打采回到海港。刚看到我的思想之船,便想起一件事情;正是因为这事,我才又开始了海上远航。

  我高声呼喊:

  "大海的狂涛刷掉了船身上的涂料,我的思想之船露出了船体;风吹、日晒、雨淋,剥去了船帆上的画图,使之变成了灰色褴楼衣。"

  我把带回来的珍宝装人棺木,再将棺木推入水里。之后,我回到乡亲们中间。可是,他们都不理睬我,因为他们的眼睛只能看到表面。

  就在那时,我丢下我的思想之船,来到死神城,坐在粉饰一新的坟墓中间,开始探索死亡的秘密。

  我的心啊,你莫作声。直至天明。切莫开口!狂风正嘲笑你的细语,山谷不会送回你的弦鸣。

  我的心哪,你瞧,东方已经破晓。假如你能说话,就请痛痛快快地说吧!

  我的心哪,你看,这就是黎明大军。黑夜的寂静可曾给你留下歌曲,让你唱着它迎接黎明?

  我的心哪,你瞧,这是鸽子、纪鸟群,翻飞起舞在山谷上啊。黑夜的恐惧可曾给予你强健翅膀,让你陪伴它们在碧空翱翔?

  我的心哪,你瞧,牧人赶着羊群。夜下人影可曾给你留下旨意,让你随牧羊人一道奔向绿原草地?

  我的心哪,你看,这群青年小伙子,正漫步走向葡萄园。莫非你不想站起来,和他们一起到园中玩玩?

  我的心啊,快起来吧,和黎明一道行动!黑夜已经过去,恐怖与梦幻也一消而净。

  起来吧,我的心,高声歌唱吧!谁不与黎明一道和声歌唱,便会永远留在黑夜之中。

上一篇: 夜啊--纪伯伦

下一篇: 我喜欢走极端的人--纪伯伦

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

最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