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默认分类,原创,工作相关,创业 > 最难无非锻炼,不死终会出头

最难无非锻炼,不死终会出头

有一句老话说的好:最穷无非讨饭,不死终会出头。也就是说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穷人,即使是乞丐,只要仍然有志气,也不是真正的穷人。但是这句话说的有点太直白了,我把这句话稍微改一下作为本文的标题:最难无非锻炼,不死终会出头。
选择做互联网事业本身就压力巨大,再加上自从2014年确定了共产主义的战略之后不能随随便便拉投资,没有钱的话更加艰难,再加上我家里的财务危机越来越严重,给我造成的精神压力更加巨大,再加上我最近几年的身体健康问题(失眠、肠胃炎、抑郁症)更加阻挠了我正常发展事业,时间、精力、心情、金钱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都在制约着事业的发展。如果我的人脉关系广泛一点,知道去哪里找投资,那么现在的情况不会那么糟糕,可是现在再做任何“如果怎样就会怎样”的假设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要做实际的工作,不断反思、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以利再战。
过去几年值得反思的事情太多,2013年草率创业直接失败的事情不用说了,2014年开始确定了共产主义战略,从那时开始我就不重视资金问题,那时我就视金钱如浮云,现在看来不重视金钱是真的不行,尤其是事业刚开始的时候。事业刚开始的时候金钱的作用最大,其次才是人才、商标、域名、政府关系等起的作用,时至如今千万不能再本末倒置。最近几年我家里的财务危机也越来越严重,我爸为了做传统文化的生意投资了几百万,大部分都是借的钱,我曾经劝他不要做这个生意,说什么都没用,后来我也不说了,我妈投资P2P理财十几万触雷。以后再也不能靠家里了,家人就算在亲情上可靠,在财务上也未必可靠。最近几年由于不重视慢性疾病的治疗、心情不好、压力大等原因导致身体健康状况也不大好,尤其是去年一年的肠炎反复发作也是痛苦不堪,幸而在去年将近年底的时候通过中医理疗(拔罐、艾灸等)的方式基本治愈了。以后只能小心翼翼保护好肠胃,肠炎发作时那种穿肠般的疼痛真是让人生无可恋,今年偶尔还有疼痛的时候,但是疼痛的程度轻多了。
人最担心的应该是什么?人最担心的事情应该是自己的大脑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和自己在社会中的真实状况。我知道我在社会中的真实状况,我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赢,就是为了做纯粹的有意义的事业,我发起的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实验就是一种纯粹的主张。如果换成任何有资本家特质的人经历我这几年所谓的锻炼,比如马云,他早就被现实彻底击垮了,只有像我这样有共产主义精神的人是不可能被轻易击垮的。
去年我在YouTube上看过郭文贵讲马云的视频,他把马云损的几乎一无是处,郭文贵何许人也?YouTube上有台湾媒体报道过郭文贵,说郭文贵是靠讹诈某位台商发家致富的一位大陆商人,如果台湾媒体报道的是真的,那么郭文贵损马云的话也未必可信。郭文贵说马云曾经在中国大饭店前嚎啕大哭,为什么嚎啕大哭?原来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事业行将失败。为什么又成功了呢?原来是某家族(当时中国的一号人物)要出手了。郭文贵说的这些话未必可信,但是联想到我曾经看的一本书《蚂蚁金服:科技金融独角兽的崛起》中有一段介绍支付宝诞生的话大致是这样的:“马云在国外参加某个IT业界的会议看到了第三方支付产品,马云立即打电话给国内的淘宝团队让他们研究第三方支付,这在当时是跟银行抢饭碗的事情,马云在电话中说没关系,出了事我顶着,我去坐监狱。”根据这段话的描述基本上可以判断马云确实和上层人物有某种联系。
我举马云的例子是为了说明只有真正为大众谋福利的共创团队的成员才是意志最坚强的人,而那些有资本家特质的人都是意志软弱的人。马云只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其余的有资本家特质的人太多太多了,因为有赚大钱的心性和能力的人,大多数都是有资本家特质的人(某些中小企业的老板除外)。而中国的社会风气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正是由以马云为代表的那些资本家造成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大部分民众盲目崇拜金钱把社会风气搞成了这样。那些资本家本身没什么智慧,他们能成功完全是靠先发优势形成之后对社会资源的巧取豪夺(个中内幕我不清楚,但是我这么说是百分之百真实的)。那些资本家主观上没有引导世风日下的意愿,所以说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大部分中国民众在这个时代迷失了方向,他们不得不看重金钱。
中国人,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受到巨大惯性的制约,这巨大的惯性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形成。
而我作为共创事业的创始人,我本人必须是意志坚强的人,我要做到真金不怕火炼,即使身处在烈火之中,也要像金刚一般坚强。
听说刘强东创业初期很拼命,身体状况肯定也不大好,但是成功后的心情和物质条件让他把身体调好了,去年他出了点事,没办法,一个人是不可能完美的。即便他出了点事,我也觉得他比马云强得多,刘强东无论如何也算得上一个有意志有担当的人,而马云基本上就是一个资本家特质的人。
要想让社会风气变好就必须有人起带头作用,而这个人既不是马云,也不是刘强东,而是我们共创团队的成员。我本人首先就要起到带头作用,比如公司发展初期的工资不超过一线业务员的1倍,公司发展稳定后不超过一线业务员的2倍,奖金我可以不要。大家记住,一定不要为了私利损害公义,除了我本人之外,我保证在发展的过程中大家的私利会源源不断,虽说合伙人和总公司员工的工资不允许超过一线业务员的2倍,但是奖金是无上限的,这样做也是合理的,因为你帮助了集体事业,集体事业对你有所回馈也是应该的。我之前在宣传文案中写过:“每个合伙人每人每年最多可以拿到大约十几亿人民币的分红”,那是事业发展到鼎盛时期的目标,现阶段的目标还是找到更多知己加入到共创团队中来。
找合伙人的标准应该降低,尤其是前30名必须降低标准:重点是要有共鸣,而不是专业能力。
2019年上半年就应该开始找投资,再不把找投资当作头等大事已经不行了,我总结的互联网行业的后起之秀的共同点:拼命充钱,再加上拼命勤奋。像小米、美团、拼多多、今日头条、滴滴没有一个不是如此,像我们这种组织架构特殊点的公司没钱也是走不动路,根本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所以说必须把找投资当作头等大事,更多详情请查看《寻找愿意加入共创团队的投资人》

上一篇: 现实币的概念及应用

下一篇: 2019年工作安排